今天bw四季出了吗

就快出了!!!!!

恋爱ドキドキ夺回计划(9)

(张嘴吃糖)

盆栽大丈夫:

Who Can You Trust




第二章


 


(1)


 


The song of the siren


A moth to the flame


Do you live for the poison?


Then forget my name


 


Illya站在阿兹姆酒店*外,观察着阿穆尔湾上那些的自由自在的海鸟。和母亲住在集体宿舍的那段日子,为了逃避那些恶臭和污言秽语,他常常跑到楼下的巷子里一个人呆着。巷子尽头总会有几只乌鸦,它们有时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,有时只是阴沉地盯着他看。再后来,Illya进入军校学习,母子俩搬进了赫鲁晓夫的筒子楼。他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些乌鸦,即使是在梦中。


“早啊,peril。”


一声问候打断了他的思绪。黑发的美国人穿着笔挺的三件套西装,正潇洒地走出酒店大门。


他见Solo打量着自己,并饶有兴趣地说:“至少你还没忘记脱掉军服。”


Illya今天身穿深色夹克和长裤,外套内的肩挂枪套里放着他的马卡洛夫和一把斯捷奇金,头上也像往常一样戴着鸭舌帽。“非常好笑。”他板着脸回答。


两人并肩走在滨海路上。


“说真的,伟大事业的接班人竟然无故逃课,这没问题吗?”


“当你还瘫在床上打呼噜的时候,我已经去大学请过假了。”


“我可不打呼噜,”Solo立即反驳道,“你要是昨晚不把我踢出招待所,跟我睡一次就肯定会知道。”


Illya觉得太阳穴附近的血管快要爆出来了。他当然清楚Solo是在故意激怒他,以趁机脱身自由行动。苏联人握紧了拳头,阻止自己的手抖得更厉害。


“你准备怎么调查Peshkov?”他艰难地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。


“等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昨天海防档案室的事肯定吓到他了,所以最近几天应该都不会安排接头。”


“那你现在要干什么?”Illya停住脚步。


“还用问吗,”Solo将手插进裤袋里,咧嘴一笑,“当然是远东观光一日游了。”


 


Illya就这样跟着Solo一路走到了斯贝特兰斯卡亚大街。今天是周末,中心广场上熙熙攘攘,情侣们携手散步,小孩子嬉戏打闹,老年人则坐在广场边的长椅上聊天。成群结队的鸽子在广场上空盘旋,不时落到地面上寻觅食物,一对夫妻带着女儿正在给它们喂玉米。Solo悄悄向他们要了一些,趁Illya不备撒到他身上,克格勃特工的头和肩膀立即被饥饿的鸽子们占领,那副滑稽的模样惹得一家三口哈哈大笑。


这不对劲。Illya一边驱赶着鸽子一边想,我到底在这里做什么?


昨天晚上放跑Solo后,他一直等到Grigori回来。安慰了前队友几句,便起身离开下到一楼大厅。这时,值班的士官却叫住了他:“大尉同志,有您的电话。请到机要室接听。”


他狐疑地前往机要室,拿起电话后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。


“你好,Kuryakin同志。我是Karla。”


Illya心里一惊。这个名字他在伦敦听Solo提到过。


“抱歉,我不认识您。”


“我和你的父亲1948年在西伯利亚见过面。我当时也是一名囚犯。”


一股无名怒火瞬间涌上Illya的大脑,他强压着不把电话捏碎的冲动,问道:“您有什么事吗?”


“我是负责向你交代任务的。”


“任务?调令上说让我来交流学习。”


“那只是掩护。我想你应该清楚,”Karla不疾不徐地说,“组织对你的情绪控制问题有些顾忌。”


苏联人再次咬紧了牙关。


“这件事Oleg同志知道吗?”


“Aleksander Mikhailovich*知道。”


看来Oleg的布拉格之行果然只是上面支开他的手段。


“你们要我干什么?”


“我想你应该已经见过Peshkov少校了。我们得到消息,他将在近期向敌国情报人员出卖边防军海防计划,你的任务是在他们接头成功后除掉Peshkov。但是记住,不要抓住那名情报人员,反而要确保他拿到那份文件。边防军会在他出境时实施抓捕,到时人赃并获,我们便掌握了确凿证据,才能完全粉碎帝国主义的伪善面具。”


 


放下电话后,Illya用卫星发射般的速度冲回了招待所。该死,他当时想,我怎么会蠢到让那个中情局特工逃跑。然而等他回到房间并胖揍美国人一顿后,那层笼罩在心中的乌云却并没有散去。


他不相信那个叫Karla的男人。听Solo说,军情六处的Smiley曾让他带话向Karla问好。Illya从不关心政治,但他这几年也听到一些风声,据说克格勃内部有人在几个总局之外创建自己的私人军队,并且得到了上面的默许。无论那个野心家是不是Karla,他的目的都绝不单纯。


但是,Illya的理性也在告诉自己不能相信Solo。他是个天生的特工,披着花花公子外衣的骗术大师,执行任务时就像黑豹般敏捷无声,而那张漂亮的嘴里吐出的每一句话更如同毒蛇的信子,危险却又让人欲罢不能。


如果他就是那个来接头的特工——


“Illya!”


有谁在用俄语叫自己的名字。苏联人猛地抬起头。


“快来看,”Solo站在不远处,换回了英语,“这儿有一群迷你版的你!”


 


那是几个戴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。他们围聚在广场正中的纪念碑下,叽叽喳喳地说着话。手握旗帜的红军战士铜像在纪念碑顶俯瞰金角湾,神情肃穆。


“纪念远东苏维埃武装力量战士,1917至1922。”有个男孩用稚嫩的声音读着纪念碑上的文字。


“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?”Illya问他。


男孩脸一红,摇了摇头。“我刚从十月儿童团加入少先队。”他慌忙补充道。


Illya轻轻揉了下男孩的头发,蹲下对他说:“1917年十月革命后,日本帝国主义和白匪勾结,妄图将符拉迪沃斯托克据为己有,经过红军战士们的英勇斗争,直到1922年才将它收复。这个纪念碑就是为了那些保卫远东地区而牺牲的苏维埃战士修建的。你以后要发扬他们的精神,好好学习,努力把家乡建设得更美好,记住了吗?”


男孩激动地点了点头:“我记住了,谢谢叔叔!”他向Illya行了个队礼,然后兴奋地对自己的同伴们讲起了纪念碑的故事。


Illya有些欣慰地站了起来。他转过身,发现Solo正在对着自己笑。


“你笑什么。”


“没,”Solo摇摇头,“只是感觉挺适合你的。”


“适合什么?”


“教育下一代。”


Illya觉得有些难堪。他故意移开了视线,不去理美国人。


“但你忘了告诉祖国的花朵们,”Solo严肃地说,“符拉迪沃斯托克原是中国领土,1860年北京条约后才被迫割让给沙俄的。”


Illya忽然很想在大街上把剩的那三拳给全部用完。


 


中午,他们到古姆*旁边的餐厅吃饭。Illya点了饺子*、烤土豆和鱼汤。


“我不得不承认,”Solo用叉子挑出土豆里不知名的绿色香料*,“俄国食物非常…特别。”


Illya白了他一眼,继续品尝着他的三文鱼。


两人又讨论了一些关于Peshkov的话题。


“他当时是我们队里作战能力最强的人,”Illya说,“冷静果断,任务中从不拖泥带水。”


“我倒觉得他是个挺情绪化的人。”


“不知道,也许因为我跟他实际并不熟吧。”


“你了解他的家庭背景吗?”


“特种部队里大多都是孤儿。但他好像有个弟弟,在列宁格勒上学。”Illya放下刀叉,“我以为你来之前应该做过功课?”


“死板的档案怎么比得上活情况啊。”Solo理所当然地回答。


这个人又在试探自己吗?焦虑感再次袭来,Illya顿时觉得没了胃口。


“我们走吧。”他用餐巾擦了擦嘴。


Solo如释重负地站了起来,表情就好像等这句话等了一百年似的。


 


离开中心广场,他们又参观了阿尔谢尼耶夫故居和马林斯基剧院。事实上,剩下的大部份时间两人都在街上闲逛,Solo还不时发表一些让Illya觉得毫无价值的艺术评论。


“大斜面帐幕式尖顶,看来积雪的确是贵国建筑师考虑的首要问题。”“石造建筑留下了传统木造的影子,叠砌架构的层次感非常不错。”“我很高兴构成主义的大风还没吹到远东来,这很巴洛克。”


卖弄,Illya心想。他最后嗤之以鼻地总结:“不要以为偷过几幅德加,你就可以把自己当艺术家了。”


美国人却并不觉得被冒犯,依旧拖着克格勃特工满街跑。到傍晚的时候,他们重新回到了滨海路。Solo脱掉外套搭在海滨公园的栏杆上,在旁边的小餐车买了个冰激凌。


“你不来一个吗,peril?”他松开领带,挽起袖子,背靠着栏杆吃了起来。


苏联人不屑地“哼”了一声表示拒绝,转过脸面向大海。阿穆尔湾上的落日正在西沉。


好长一段时间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
Illya再次陷入了沉思。从走出古姆的大门开始,他就发现有人在尾随。此人隐藏得很好,但Illya太熟悉克格勃的跟踪模式了,这种程度根本骗不过他。他不知道Solo是否也发现了。


是Karla派来的人吗?他无法确定。那个男人显然调查过自己,对他的能力应该非常清楚,不可能犯这种拙劣的错误。那还会是谁?


太奇怪了,他心想。Illya不喜欢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。


 


“我觉得应该搞个暗号什么的。”Solo忽然冒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。


“什么?”他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
“你看,我们俩搭档的时间也不短了,要说默契嘛…咳,还有上升空间。所以我想,我们可以约定几个暗号,以提高执行任务的效率。就像投捕手那种。”


“我是个特工,不是打棒球的。”


“都一样,”Solo继续说,“比如,当你觉得害怕的时候,就开始唱歌。”


“哈?!”


且不说害怕跟执行任务有什么关系,唱歌?这美国人脑子短路了吗?


“啊对了,比如这次任务,你就可以应景地唱一首喀秋莎*。”


Illya实在忍不下去了,吼道:“你到底在胡扯什么!”


“我就是在胡扯,”Solo从栏杆旁离开,站直了身子,脸上是少有的认真表情,“因为你看起来就像是在哪儿走丢了。你在想什么?”


克格勃特工呆住了。他不知道该如何反应。


“算了,”Solo舔了舔手中的冰激凌,然后笑了。“反正我也会把你给拽回来的。”


Illya觉得内心在燃烧。


饶了我吧。


他抢过Solo手里的冰激凌,开始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。


“拜托!”对方一脸震惊,“你一定要抢走我今天唯一觉得好吃的东西*吗?”


“我忽然觉得很热。”


“真搞不懂你,我要走了。”Solo拿起了外套。


“去哪儿?”


“昨天认识的一位姑娘邀我去她家吃晚饭。我想你不会反对的,鉴于你昨晚拒绝与我共度良宵的事实。”


“?!”


“对了,你们应该在这儿建个摩天轮,”Solo边走边回头比划道,“布鲁克林附近就有一个神奇罗盘*。”


“我们应该把你的头按进阿穆尔湾淹死!”Illya愤怒地朝他的背影喊,然后胡乱把最后一点蛋卷塞进嘴里狠狠嚼碎。


 


 


tbc.


 


 


*这是一家现代酒店,当时肯定不存在。但它确实是海参崴舒适度很高的酒店。


*时任第一总局局长萨哈罗夫斯基。


*古姆商场,即国立百货商场。海参崴的古姆非常小。


*海参崴的俄国饺子非常出名,但作者觉得就是调味失败的猪肉白菜胡萝卜馅儿饺子(回到哈尔滨转机后在机场狂吃了一顿东北水饺…


*小茴香叶,作者毛国之行的噩梦…鱼汤也好、烤土豆也好,一旦放了这种香料进去,吃起来就只剩下它的味道,现在我一想起三文鱼都是茴香味儿的,可怕。


*喀秋莎就是写给远东边防军战士的。


*毛国的冰激凌可好吃了。G20的时候普大帝还给习大大带了一箱当做礼物呢。


*神奇罗盘建于1920年,在纽约康尼岛的德诺摩天轮公园里。海滨公园后来也真的建了摩天轮,虽然有点小。#伟大的海参崴城市规划师拿破仑儿#


*放一些帮助产生画面感的照片吧。


苏维埃战士东征胜利纪念碑。最右侧那幢楼里应该就是古姆(路痴已记不清)。



海滨公园的滨海路,就是两人聊天的地方。摩天轮应该就在右边某处。






评论
热度(27)
  1. 今天bw四季出了吗盆栽大丈夫 转载了此文字
    (张嘴吃糖)

© 今天bw四季出了吗 | Powered by LOFTER